转<数据市场,让虚拟的数据成为实在的要素>

今天看了一篇前大数据管理局工作人员的文章,感慨颇深,同时也对IPFS的未来充满了信心。文章从数据市场发展,到现状,再到规划分析很是到位,好文共享,希望各位关注IPFS和数据市场的看官老爷,可以细细品味这背后的味道。

致敬作者,原文如下

2020全国两会上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,“促进人才流动,培育技术和数据市场,激活各类要素潜能”。而“培育数据市场”,并非第一次在重要文件中出现,今年以来已是第三次。4月9日,《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》发布,作为党中央第一份关于要素市场化配置的文件,“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”是亮点之一。5月18日,《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》发布,提出“要加快培育发展数据要素市场”。数据市场一再提及,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对时代发展的精准判断

数字经济时代,数据成为关键要素

自20世纪40年代,美籍匈牙利科学家冯·诺依曼提出二进制,近代计算机(电脑)出现,人类对于数据的采集、存储和计算效率有了质的飞跃。1969年,互联网的前身阿帕网出现,随之世界各地的计算机连接起来,进一步提升了数据化的效率。

进入21世纪,在移动互联网、物联网等信息技术影响下,数据的生产、加工、流通和利用不仅使自身发展成为一个巨大的产业,还推动了各个领域的深度变革,颠覆性的改变了人们生产、生活和消费方式。以数据为“原料”的数字经济应运而生,逐渐成为经济发展的新引擎。

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《中国数字经济发展与就业白皮书(2019年)》显示,2018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1.3万亿元,占GDP比重超过1/3,达到34.8%,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更是达到67.9%,数字经济成为带动我国国民经济发展的关键力量。

数字经济时代背景下,几乎一切都在数据化。根据国际数据公司IDC和数据存储公司希捷的研究,2018年我国产生约7.6ZB数据,占全球数据圈的23.4%,至2025年,数据量将增至48.6ZB,占全球数据圈的27.8%。此外,随着大数据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、区块链等新兴技术不断发展,我国对数据的价值挖掘能力也快速增强,与数据相关的新产业、新业态、新模式迅速崛起。

由于保有量和开发利用能力大幅提升,数据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资源和重要源泉。2019年召开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上,数据首次被确认为参与分配的生产要素。《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》和《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》发布,则进一步明确了数据的新型生产要素地位。

作为生产要素,和劳动力、土地等一样,需要完善市场建设。而如何发挥好数据市场作用,真正释放数据价值,我们需要认识下数据的新特性。

数据区别于其他要素的新特性:虚拟性

数据的形态比较广泛,从简单的符号、文字,到表结构数据库,到数字化的图像、声音等,都是数据的范畴。那么数据到底是什么?《大数据时代——生活、工作与思维的大变革》一书中说,“数据”(data)这个词在拉丁文里是“已知”的意思,也可以理解为“事实”;“科普中国”科学百科词条则称“数据”是事实或观察的结果,是对客观事物的逻辑归纳,是用于表示客观事物的未经加工的原始素材。简言之,数据是人类对物理世界的一种计量和记录。

2020061902361996

《大数据时代》,维克托·迈尔-舍恩伯格、肯尼斯·库克耶 著,盛杨燕、周涛 译,湛庐文化策划出版

因此,数据相比土地等生产要素,最大的特性就是虚拟性,或者说非物理性。作为对物理世界的测量和记录,数据是人类思维活动的体现,本身并不具有物理属性。数据只有寄居于书本、电脑、数据中心等物理载体中,才体现出物理性。这与土地、劳动力、资本等物理属性很强的要素,有着重要区别。

比如土地,物理性最强,不仅每一块地都看得见、摸得着,而且无法移动。劳动力也是定位到每一个人,只是人能够在物理空间流动。资本看似是数字,是虚拟的,但其本质还是货币,而货币天然是金银,对应着实际资产,所以资本并不能随意扩大,滥印钞票只会带来通货膨胀。技术与数据最为接近,同样也是人类思维的集中体现,但技术是基于物理法则来解决某种实际问题,其与物理世界有很强的关联性。大部分技术还与物理材料、物理工具等深度绑定,并在一定时空范围内保持稳定不变。因此,技术往往可以申请知识产权。

数据则不是如此。数据纯粹是对物理世界的描述,对同一个物理存在,每个人能产生相同乃至不同的数据。因此,单纯的数据没有意义,也无法申请知识产权。从宏观角度看,无限的数据,可以构成与物理世界并行的数字世界。这个世界既可以是映射物理世界的数字孪生世界,也可以是突破物理世界限制的数字虚拟世界,比如斯皮尔伯格执导电影《头号玩家》中描绘的游戏世界“绿洲”,以及近期热门美剧《UPLOAD》中的“湖景”。由此可见数据的虚拟性。

具体到要素市场,数据因其虚拟性,也带来了影响使用和交易的三个特点。

一是难确权。

因为数据本身的虚拟性,我们无法像对待土地等要素一样,通过物理存在来判定所有权。我们只能以采集、存储、治理、分析等劳动加工环节,赋予物化了的数据(找到物理寄居主体的数据)所有权,但有时又会遇到个人隐私、商业机密数据与个人、企业等物理存在密不可分的问题。权属于数据而言,是个难题。但这也提供了一个机遇,就是在合理确定数据加工环节价值的基础上,我们可以将数据更多的看成是公共资源。由此,开放共享是数据时代的主题。

二是强场景。

数据往往呈现一种散在和无形的状态,就好像水一样,随意流动抓不住。要“抓”住数据,就需要设计场景。场景就好像一个瓶子,给“水”塑形并挖掘他的价值。因此,我们经常会听到,大数据时代,需要的是既懂业务又懂技术的复合型人才,业务正是这样一个“瓶子”。

三是易复制。

无论是书本记载的数据,还是计算机存储的数据,都非常容易复制。这既有好处也有坏处。好处是数据非排他、非竞争,可以重复利用,且边际成本很低,数据越用价值越大。坏处则是,数据价值可能在复制时被抹去、被偷走。另外,数据为不同的社会主体所有,因其不同的出发点,可能造成一系列社会问题。因此,数据的安全保护成为重大课题。

如何加快培育发展数据要素市场

一是加强国家对数据的统筹,深入推进数据共享开放

数据因其确权困难,在流通交易时遇到很多障碍。我们可以秉承先易后难的原则,如《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中指出的“推进政府数据开放共享”,从权属较为清晰、公认为公共资源的政府数据入手,尽快完善数据标准,搭建开放平台,供社会力量共同开发利用。同时,应加强核算,合理确定政府数据在采集、存储、治理、分析等环节的成本,以便未来加强对数据要素价格的管理与监督。

在此基础上,针对社会数据,应分类分级,稳妥推动确权机制建设,并根据《意见》要求“引导培育大数据交易市场,依法合规开展数据交易”。总体来说,数据无人可以独占,国家应加强对政府数据、社会数据的统筹,增强数权主导性,通过法律法规确保数据被合理、安全地使用和配置,为国家发展和人民福祉服务。

二是大数据中心牵引,积极推动数据场景应用

《意见》指出,要支持构建农业、工业、交通、教育、安防、城市管理、公共资源交易等领域规范化数据开发利用的场景。政府应从城市大数据中心着手,在基础库之上,不断加强面向不同应用场景的主题库建设。要充分重视复合型人才的培养,可以请懂业务的人来大数据中心学技术,也可以请大数据中心的技术骨干到外单位学业务,要使得大数据中心既是数据汇聚共享的中心,也是人才交流碰撞的中心。

同时,应充分发挥社会力量,通过政府数据开放、加强资本投入等方式,支持大数据企业结合自身优势,构建不同领域的数据开发利用场景。应鼓励企业围绕应用场景,通过大数据交易市场来获取和提供数据要素。政府也应加强对数据应用的审核与监管,防止数据超范围使用。

三是法规技术双管齐下,不断完善数据安全保护

《意见》指出,要制定数据隐私保护制度和安全审查制度,推动完善适用于大数据环境下的数据分类分级安全保护制度,加强对政务数据、企业商业秘密和个人数据的保护。此次两会颁布民法典,其中《人格权编》就对隐私权和个人信息保护做出了规定。

法律法规层面,还应加快《个人信息保护法》和《数据安全法》的出台,以更好促进数据市场发展。同时,积极进行相关国际法律对话,完善与国际接轨的数据监管机制,从数据领域的全球治理中获取经验,促进数据产业良性发展。

技术层面,应加强区块链技术应用。数据具有易复制、易删、易改的特点,而区块链可以从根本上确保数字对象的唯一性,无法复制,不可篡改,确保数据安全。此外,现有的互联网无法实现数据的价值传输,而基于区块链技术所建立的平台,属于一种价值技术通用平台,可以有效支持数据等无形资产的数字化交易。

(作者顾子乙为无锡市大数据管理局公务员)

文章读到这里,各位看官老爷不难发现其中的两个关键点,一是数据市场变大,面临存储难题;二是数据的安全性亟待提升。

而我们的IPFS分布式存储,正是解决了这两大难题。IPFS分布式存储以网络中设备为节点,分散数据存储市场压力,而其天然的数据分片存储机制,使数据丢失问题和数据被盗用问题得到良好的解决。

IPFS,未来可期!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IPFS中文资讯网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ipfsnews.cn/1861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